首页 头头体育app 婚恋情缘 建设大时代
展开

建设大时代 高原风轻 著

已完结 签约 VIP 头头体育app婚恋情缘

52.49万字

(“写一种精神,用文字传递力量”——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优秀作品)
本故事以大学生恋人林南飞和江北雁的就业及爱情故事为线索,讲述某古运河旁边,一条旅游高速公路正在轰轰烈烈地修建中。以及所见所闻的民族风情和秀美山水,农村的外出务工、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等;以及高速公路建设者们背后的家庭纠葛及情感故事。
这天,从工地上挖出一个古隋唐大运河文物,而工程马上宣布叫停。从而引出了一场旅游开发与文物保护、经济建设与历史传承之间的矛盾——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高原风轻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188.38万

  • 创作天数

    473

其他作品

  • 芦笙舞的传承

    民族的即是世界的。 在商业浪潮、全民经济的冲击下,民族文化的传承正在艰难地进行着------ 祈年节上,芦笙舞比赛的胜利,在十里八乡,是一个寨子的集体荣誉和自豪; ‘锦鸡王’的称谓,是任何一个芦笙人一生中至高无上的荣耀。 仰亚、亚金(杨啸)、金禾(杨小艺)三代人对于芦笙舞的痴迷、执着、迷茫和振兴,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和他们的命运一起,走过了无数的风雨和坎坎坷坷—— 欢迎阅读: 《乡野》第一部《建设大时代》(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获奖作品) 《乡野》第二部《高路情歌》

    加入书架
  • 高路情歌

    这是一部以我国西部山区高速公路建设和山区支教以及打工返乡创业为题材的现实主义文章。是第一部《建设大时代》故事的延续—— 中国高速公路的建设和技术,享誉世界,同时对于西部山区的发展也举足轻重。每个人在穿越高速公路时享受到的平安舒适、顺畅快捷、窗外的美景如画,都是对现代生活的一种享受—— 一个返乡创业者的艰难和辛苦—— 一个支教者对一个乡村学校及孩子的改变—— 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他们也有父母妻儿,他们也有情爱,他们也有七情六欲—— 以及西部山区美景如画、民风浓郁民族。都一一展现在读者面前——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阅书友15052951922592574

    629 迷妹值

  • 2

    伯爵编编

    416 迷妹值

  • 3

    月轻羽

    230 迷妹值

  • 4

    竹林熊猫

    100
  • 5

    书友925028

    48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我和黑粉结婚了

    安知晓

    江小茶是天王巨星盛景的脑残黑,diss盛景成了每天日常。某一天她突然魂穿和盛景捆绑的江茶。江小茶,“全明星最讨厌盛景,没有之一啊,天要亡我,谁想和你炒cp。”黑人一时爽,追人火葬场。

  • 倾尽余生不负相遇

    水绕天涯

    )他是冷酷总裁,坐拥庞大的商业帝国;她是落难千金,惨遭恶人迫害家破人亡。一纸交易,各取所需。“我会尽我所能,许你一世宠溺。”

  • 湛少,你老婆有毒

    高擎

    她借用了双胞胎妹妹的身份起死回生,从此舒家的废物小姐摇身变成了碾压一切的女神。正当她虐渣报仇爽歪歪的时候,却被皇甫家族那个最神秘的男人纠缠上了。在舒娆看来,皇甫湛就是个无赖、戏精、臭流氓!然而,在皇甫湛那里,自己这位蔫坏的小未婚妻却是他一生都不想离开的解药。

  • 万年之后仍爱你

    高擎

    (新书《湛少,你老婆有毒》已发!欢迎大家收藏,坑品保证)白伊然从没想过会和帝国总裁冷奕琛闪婚,更没想到他们结婚快,离婚也快。白伊然只想安逸的过完余生,那位帝国总裁却在离婚之后一次次耍无赖的霸占她,用尽手段逼她复婚,把她宠上天!什么帅气的小鲜肉,人渣前男友,部门男同事,相亲男医生,统统近不了白伊然的身。于是被宠坏的白伊然经常傲娇的说道,“自打我嫁进冷家以来!就独得冷奕琛宠爱!这世上美女千万,可他就偏

  • 101次枕边书

    安知晓

    沈千树和夜陵在法国相知相爱,却因夜陵的病被迫分离。七年后,小童画红遍大江南北,成了国民儿子,夜陵看着酷似自己的小脸。“你是谁?”小童画:嘿,便宜爹地!